首    页 | 所况介绍 | 科技产业 | 人力资源 | 文化建设 | 招聘信息 | 联系我们
 

 

老屋门前小河的记忆


    随着岁月流逝,故乡老屋门前流过的小河在记忆中却是越来越清晰。一年四季,小河里水涨和水落,河里岸边不同的风景,织就了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。
    春天到了,岸边的杨柳枝上孕出了嫩绿的芽头,随风垂荡,低点的树枝触到了水面,在微风中从平静的水面上轻轻划过,激起道道涟漪。妇人们靠在墙边织毛衣;男人们趁着农田还没有开工的当儿,悠闲地抽着烟;蜜蜂在土坯墙上的孔洞里飞进飞出,发出嗡嗡地蜂鸣声,调皮的孩子手拿着玻璃瓶等着蜜蜂进洞,用瓶口堵住洞口,蜜蜂一出来就钻进了瓶子,成了孩子们手上的玩物。夏秋两季的早晨是小河边最热闹的时候:人儿鱼儿,欢歌笑语,一派欢乐景象。冬天,喧嚣了三个季节的小河清静下来了,村民们乘河水干枯的时候,将河底的淤泥挖出来,挑到地里堆肥,为春天的到来留下一个干净的河底。
    那时候,小河里是不养鱼的,鱼儿都是从那条大河进来的。小河和大河之间的闸门一开,大河里的水如潮般涌入小河,鱼儿也跟着进来了。河里有很多黄牯鲳子鱼和翘嘴鲳子鱼,这两种鱼都是天然野生鱼,像柳树叶子形状,头尖,十几厘米长,游速如飞。清晨,站在水里刷牙洗脸,鲳子鱼会成群结对的围着小腿肚打转,上窜下跳,与姑娘小伙子同乐;要是在河边洗些带有腥气的肉类食物,鲳子就会蜂拥而至,在周围活蹦乱跳,这时候可以直接用腰篮兜住它们。
    小河流过的村庄三面环水,方圆数十里不通汽车。岸边村民大宗物资的运输都靠船。有一次,住在李沟的小姑妈带着表弟要离开家乡到太原生活,我和表弟上了那条搬空了家具的小船,我在前头用竹篙撑着河底,他在船尾把着舵把。起初,小船在河里左右折腾愣是不听使唤。船到桥头了,也没有自然直,而是直接撞上了桥头。就这样折腾了好几个来回,我们才渐渐掌握了撑船的要领,船儿服服帖帖地在桥洞下穿梭了。荡着小船的快乐心情使我们忘记了即将分别的难舍难分的愁绪。
   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从少小离家到如今四十多年了。去年春节,陪着老迈的父亲回到乡下看望他的老哥,我在村子的周围慢慢地走了一圈,仔细地辨识着当年的小河、芦苇丛和柳树林。村庄的周围通汽车了,大河的河面上架起了水泥桥,村村通水泥公路连通了原来的自然村,已经看不到村庄里的柳树林了,看不到村民屋前空旷的晒场和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泥土路了,村里的劳动力都到外地忙碌去了…….
    可那小河里的水已经融进了我的血液,依然在身体里流淌,和着一曲自然、朴实、乐观、向上和奉献的乐章。

------发布于中船重工2016年4月22日第13版  文苑

 
 
   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二四研究所
 地址:南京市中山北路346号     邮编:210003   电话:025-58592612   传真:025-58801624   电子邮箱:suoban@china724.com